欢迎进入新乡市未成年人心理健康辅导中心!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
0373-7131007/7132005
地址:新乡市新二街三合一综合楼A区357室
当前位置:首页 > 学习课堂 > 个案分析
父母闭嘴,孩子的心才会打开----武志红
浏览: 发布日期:2018-06-06 10:30:51


 

橙子快9岁了。
这半年多来,有一个字眼越来越多地从他的嘴里蹦出来:“不”
—— 我不!就不!不行!不要!
我明白,说“不”,意味着橙子的自我意识越来越强大,以及越来越清晰的界限感 ——
这是我的事,我的选择,我可以不听从你的意见。
带着几分欣慰,几分纠结,几分坚定,我也在尽力做好属于我的功课 ——
练习说“好”。
晚上快十点了,早已过了入睡时间,橙子在床上翻来覆去半天,爬起来说:“妈妈,我想画画。”
“可以啊,你自己决定吧,不过明天还要早起上学,你把握好时间。”
“知道了。”
过了半个小时,我洗漱出来,看到橙子还伏在桌子上专心画画。我没去催促,只是提醒他:“我要睡觉去了,你自己看好时间啊。”
不一会儿,听到橙子收拾好文具,进屋睡觉了。
带橙子去买衣服,说好让他自己挑选。结果他挑了一条接近宝蓝色的裤子。
我说:“这个颜色不太好搭配,你确定要买这条吗?”
橙子点点头:“你给我买的裤子都是深色的,我想穿鲜艳一点的。我就要这条。”
“要不,咱们再看看其他的裤子?”
“不,我就要这条。”
好,那就买。
以前,我们之间的状态不是这样的。
我从小的个性就有些倔,很多事非要按照自己的意愿来,哪怕心里明白怎样做更好,也不愿意放下面子。
在和橙子相处的最初几年中,我也是这样,习惯了让橙子按照我的想法来。
橙子两岁多时,因为什么事我很生气,他坐在地上哇哇大哭,说:
“妈妈抱抱。”
能感觉到,橙子想与我和解,但又放不下他的小自尊心。
我板着脸:“不抱。”
橙子哭着一屁股坐在地上,向我伸着胳膊撕心裂肺地喊:“妈妈抱抱……”
现在想起当时我们母子僵持的情景,我还很心疼那时的小橙子。
自己怎么就那么强硬呢?
然而当时,我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问题,还认为自己是在扳正橙子的坏毛病。
直到我发现,随着橙子慢慢长大,去个厕所都要向我请示:“妈妈,我要便便!”
直到我发现,橙子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变得乖巧,刚刚还坚持自己的意见,我一发火,他就怯声说:“妈妈对不起,你别生气了......”
直到我发现,和小朋友玩耍时,橙子不经意间流露出的拘谨表情,内敛的身体语言。
每一个发现,都让我心里很不是滋味。
我不希望橙子变成这样。
我不希望他这么乖巧,这么拘谨,这么介意别人的态度。
我希望他无拘无束,个性舒展,哪怕调皮捣蛋也好。
我意识到,我必须要改变了。
再这样下去,橙子的性格就受到影响了。
—— 事实上,已经受到影响了。
我开始学习,开始改变,努力做好生活给我的功课 —— 界限与尊重。
从一点一滴的小事做起,尽量尊重橙子自己的意愿。
他想要买蓝裤子,好。
他不想睡觉,想要画画,好。
想锻炼他的交际能力,让他去问路,他不想去 —— 好,不去就不去。
嘴唇裂了,又红又疼,涂药膏涂到第三天,他不想涂了。告诉他再涂一天,巩固一下。他说已经好了,不想涂了。 —— 好,那就不涂。
不再喋喋不休地讲道理,不再用发火的方式让他顺从,不再把自己的意志强加给他。
只是告诉他每个选择可能会面临的后果,让他自己做决定。
然后,心平气和、真心实意地对他的决定说“好”。
裤子穿了两三次,就不再穿了,说不好搭配衣服。
画画画到深夜,早上一叫也起来了,还算精神。
没涂药膏,第二天嘴唇又开始疼,他知道了需要巩固。
……
我接受这些结果,不论好与坏。
有必要的话,和橙子一起总结一下经验,或者,根本不再多说什。
管好自己的嘴巴,坚决不说 ——
“你看,我说什么来着”
“我早就说了,你不听”
—— 这类的话。
不知不觉地,橙子有了变化。
哈哈大笑的时候多了,调皮捣蛋的时候多了,说话的语气多了几分自信和沉着,开始坚持自己的意见了,
以及,越来越多地说“不”了。
这些变化,我看在眼里,喜在心上,也很欣慰自己做出的改变。
然而,我要做的功课很快又升级了。
次的主题是“臣服”。
生活中的小事,我可以尊重橙子的意愿。但,再大一点的事呢?
前不久,老师选中橙子打篮球,他却不想去,说打篮球没意思,没有认识的同学,不好玩。
橙子爸爸现身说法,给他描述“会打篮球是多么有意思又有魅力的一件事”,然而橙子就是不去。
橙子心心念念了好几年的某表演社团,终于向他招手了。
这个社团有很多的登台演出,是个非常好的机会。没想到,橙子的兴趣却转移了,不想去了。
我心下很是遗憾,循循善诱了半天,橙子还是说“不”。
你看,说好了尊重他的选择,但仅仅在兴趣班的问题上,我就有些不淡定了。
明明看到这件事会对孩子的今后产生影响,看到孩子的决定太局限于眼前,不能像我们成人那样看得长远。
如果按他的意思来,大好的机会就这样错过了。
这时,你还会尊重孩子的选择吗?
我也很犹豫,这样一味地由着他,是不是对他不负责任?
关于这件事,我想了很多,逐渐捋清了自己的思路。
橙子是个有些敏感的孩子,之前我对他的管制已经是一种压抑,如今,我想尽可能地呵护他的自由意志。
毕竟,在漫长的一生中,有个开朗阳光的性格,比多学一样技能重要得多。
在希望孩子幸福和成功之间,如果只能选一样,我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前者。
更重要的是,人到中年,经历了一些世事,也见识了很多千回百转,跌宕起伏,对生活多了几分敬畏和臣服。
在生活和命运面前,我逐渐意识到个人的局限和渺小,也更加理解了什么是真正的顺其自然 ——
用心当下,尽人事,听天命。
然而,我却在无意中把自己当做了孩子的“神”,好像可以高瞻远瞩,未雨绸缪,安排他的命运。
我比孩子看得远,但生活比我看得更远。
对每一个人,生活自有他的安排。
沧海桑田,白云苍狗,十年之前,我们想象不到自己今天的样子,十年之后,谁会知道自己又是怎样一番模样?
我们能把握的,就是此时此刻,做好当下的事。
而我能做的,就是 —— 学会信任孩子。
尽量尊重他的选择,给他自由生长的空间。
培养他依照自己的内心做出选择的能力,让他生长成最像他自己的样子。
 
我相信,每个人的内心都是向上向善的。
 
学会倾听内心的声音。
 
尊重这个声音,选择不会差到哪里去。
 
 
有个女孩,家里人强烈反对她交的男朋友。可是越反对,她越坚定,这样僵持了好几年,家里人只好随她了,说不再管她的事。
 
当阻力消失,女孩反倒犹豫起来,觉得父母的意见确实有道理,几经犹豫,最后还是分手了。
 
还有一个女孩,从小父母管教得过多过严,她的自我被压抑到失去了感受,很多年来,不知道什么是开心,什么是悲伤。
 
心理医生给她开出的“药方”是 ——
 
每天按自己的意愿做三件事。哪怕是吃饭这样的小事都行,但最好是违背父母意愿的。
 
也就是说,通过一次又一次向父母说“不”,让她的自我慢慢长大。
 
人生总是要走些弯路的,小时候不走小弯路,长大了就要走大弯路。
 
当孩子还小,试错成本低,可以错得起。
 
等他长大了,面临选择的课题不断加大 —— 选专业、选工作、选伴侣。
 
在每一个人生节点上做选择,试错成本也会越来越高,有的甚至要付出几年、几十年的代价。
 
 
 
从小让孩子做选择,允许他不断试错,慢慢他就知道了自己是谁,喜欢什么。知道了事物的边界在哪里,利弊有哪些。学会了自己做取舍。
 
如果打着“我是为你好”的旗号,一味让孩子按照自己的意愿来,不给他试错的机会,他就会失去与这个世界相处的分寸感。
 
当他长大了,要独立做选择了,他的取舍可能不是出于自己内心的意愿,而是为了叛逆而叛逆。
 
或者,他的自我太弱小,面对成人的世界,根本没有力量“做出”选择,只能被动地“接受”选择。
 
说回到我自己。
 
坦白说,尊重孩子自己的选择,我自问现在还不能完全做到。
 
小事上还可以,大一些的事,我也会担心,也会纠结,也会着急。
 
不过,想明白了努力的方向,我会尽量去这么做 —— 给他自由舒展的成长空间,接纳他的选择。
 
这对我来说,也是人生的功课和修炼。
 
毕竟,充满幸福感的孩子有一点是一样的:
 
他的父母,没有一个人是控制欲很强的。